生病_小娇妻出墙记
阿达小说网 > 小娇妻出墙记 > 生病
字体:      护眼 关灯

生病

  恋上你看书网

  这一夜,杜衡并没有睡好,半夜时分的时候他感到自己怀里的苏叶体温不但没有下降反而有上升趋势,便起来从抽屉里找了找,幸好有备用的急救箱,里面有日常用的退烧药,便倒了凉白开喂给苏叶吃。

  苏叶半梦半醒,睁着迷蒙的眼睛看杜衡,紧闭着布满吻痕的唇就是不肯张口。从小娇生惯养的孩子,难免有些小性子,而苏叶的小性子之一便是不爱吃药。

  杜衡看着苏叶嘟着嘴的可怜样子,又好笑又好气,心里又自责昨晚实在不应该因为自己心里的别扭就那样折腾的,于是强扶起她来,哄着她吃下药去。

  吃过药,杜衡给她盖好了被子,重新抱着躺下,摸着她体温正常了,这才敢睡去。

  到了第二天凌晨时分,杜衡醒来时第一个下意识动作便是去试试苏叶的体温,手刚一碰到苏叶额头,杜衡眉头便皱起来。

  怎么额头又开始发烫了?

  杜衡在不惊动苏叶的情况下,先是打了两个电话,然后才小心地穿衣起床。他动作虽轻,苏叶还是醒了,苏叶侧躺在那里,无神的大眼茫然地看着杜衡,昔日润泽的粉唇如今开始干裂了。

  杜衡这时候已经穿好衣服了,见苏叶醒来,便拿起苏叶的衣服帮她穿。苏叶挣扎着起来,要自己穿,杜衡也只好任凭她了。

  苏叶一边穿衣服,杜衡一边解释:“你发高烧了,咱们现在回家去,我已经打电话给莫医生请他到家里去趟。”

  苏叶有一下没一下地点头,同时两手给自己套上外衣。不过她因为高烧,两手无力,套了半响却只穿进去一个袖子。一旁的杜衡看见,伸手帮她穿上。这时候的苏叶也不挣扎了,干脆呆在那里乖乖地让杜衡帮自己穿。

  片刻之后,两个人一起下楼,开始时杜衡扶着苏叶,后来杜衡到底是心疼她,干脆打横抱起来进了电梯。苏叶有气无力地哼哼了几声抗议,不过后来看时候尚早电梯里也没几个人,这才作罢。

  下了楼,楼下门口不远处已经停了一辆奥迪A8。当司机看到杜衡抱着苏叶出来时,赶紧下车帮忙开了后面的门。杜衡半弯着腰小心地将苏叶平放在车里面,他正要放开后去副驾驶座坐车,谁知道苏叶一路上是紧握着他胳膊的。杜衡轻掰了下,昏沉沉的苏叶却还是紧抓着不放,杜衡不忍心,只好也进去了。原本宽敞的座位被苏叶占去了大部分,杜衡这样一个西装革履的大男人,如今竟然只能窝在一角了。

  司机见了,真是看不过去,不过老板的事儿他也不好说什么,况且平时杜衡对苏叶的宠爱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

  车子徐徐开动,杜衡心疼地凝视着身旁的宝贝,伸手再次摸了摸她的额头。就在这时,杜衡感到车窗外有一道视线,他抬头看过去,只见宿舍门口不远处的花圃处,有一个应该是本校学生的男孩子,正诧异地往这边看过来。他应该是看不到车子里面的,不过他还是惊奇地盯着这边瞧。

  杜衡记得平日苏叶都不喜欢自己开车到学校附近的,心里想着看来这次是引起其他学生的关注了,他望着苏叶轻皱着的眉头,暗暗地想,回头苏叶是不是又该要表示抗议了?

  这是周日的凌晨时分,马路上的车并不多,司机在杜衡的催促下开得快,特别是上了高速后更是飞驰一般,很快他们就到了家。这时候苏叶的额头依然发烫,她已经迷糊着睡去了,梦中的她紧蹙着好看的眉头。

  刚一到家,陈妈就跑出来了,她是心疼苏叶的,直接上前关切地问道:“小姐怎么了?严重吗?这怎么就病了呢?”

  杜衡一边打横将苏叶抱出,一边沉声问道:“莫医生到了吗?”

  陈妈赶紧点头:“到了到了,正在厅里等着呢。”

  杜衡点头,直接吩咐说:“好,请他先上楼吧。”

  杜衡抱着苏叶进了厅,只见莫医生正坐在沙发上拿着手机玩,旁边还坐着一个助理。莫医生见杜衡抱着苏叶进来,显然有些出乎意料:“还挺严重,她怎么了?”

  杜衡脸色不好看:“发烧了,你马上给她检查下。”

  杜衡抱着苏叶径自上楼,莫医生也赶紧拎了自己的行医箱带着助理跟着,到了楼上,杜衡放好苏叶,莫医生不敢懈怠,开始替苏叶检查。

  莫医生检查的时候,杜衡一直从旁盯着,在莫医生给苏叶解开胸前衣领要要听心跳时,杜衡眸子里闪过明显的不悦。

  莫医生当下便感到后脑勺凉飕飕,他也是了解杜衡的,转过头笑着对杜衡说:“不然你过来帮我。”

  杜衡脸上发黑,语气极其不耐烦:“快点!”

  莫医生嘿嘿笑了下,继续端正了态度给苏叶检查。

  很快,莫医生检查完了,放下听诊器,拿过处方箴开了药交给助理,助理接过来后下楼去拿药了。

  杜衡皱着眉凝视着床上苍白的苏叶,用沙哑的声音问莫医生:“她怎么样了?”

  莫医生一摊手:“没什么要紧的,就是有点炎症,发烧了,我已经开了药,回头再打几瓶点滴就没事了。”

  杜衡原本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如今莫医生证实了,他总算放心了,便点了点头。

  这一天杜衡一直在看顾着苏叶,苏叶时醒时睡,睡的时候如同孩子,醒的时候更像孩子,要这要那,拉着杜衡的衣角不放。杜衡望着脆弱的苏叶,便想起了十三岁时骤然失去双亲的那个苏叶。

  他叹了口气,抚摸着苏叶已经被汗打湿的额发。他再次感到,在他身边的一直都是那个迷茫无助的小苏叶,他这辈子永远不会放开的那个苏叶。

  杜衡到了中午的时分,这才想起来美国的金先生父女的事,赶紧到另一个房间给对方打电话,道了歉,说了这边的情况。安妮听说苏叶病了,吵着要过来看她,不过被金先生制止了,说以后有的是时间。杜衡知道金先生是怕打扰到苏叶养病,心下感激,便说以后一定带着苏叶去美国找安妮玩,安妮这才高兴起来。

  杜衡打完了电话,自己下楼随便吃了点东西,这时候陈妈熬好了小米粥,他便端上来,想看看苏叶如果醒了就喂她吃点。

  进了房间,苏叶竟然已经醒了,正睁着大眼望着天花板,精神倒是不错。

  苏叶听到开门声,马上转过看过来,她看到是杜衡,而且手里还端着托盘,便委屈地道:“我不喜欢吃药。”

  杜衡看着她孩子气的样子,笑了,坐到一旁柔声安慰说:“这不是让你吃药,这是陈妈给你熬得稀粥,最适合你喝了。”

  苏叶点头,无奈又乖巧地扁了扁嘴:“好吧。”

  杜衡先扶苏叶坐起来,然后端起稀粥开始拿勺喂她,苏叶开始还就着他的勺子吃,后来紧闭着嘴不吃了。

  杜衡挑眉:“怎么了”

  苏叶皱了皱小鼻子说:“我不想让你喂,我想自己吃。”

  杜衡拿着勺子的手顿了顿,目光柔和,轻声哄道:“你病了。”

  苏叶抗议:“我已经快要好了。”

  杜衡无奈,只好将碗放到她手里让她自己喝,而他自己则是从旁看着。

  苏叶其实这时候烧也退了,精神果然好了很多,自己吃完了粥。

  两个人坐着没事,便开始说起话来,杜衡思虑了下,提议说:“苏叶,以后别在学校住了,搬回来吧。”

  苏叶原本正低着头玩着杜衡的手指,听到这话顿时抬起头:“为什么啊?我在学校住得挺好。”

  杜衡想了想,这才说:“现在外头什么人都有,我怕他们带坏你。”

  苏叶不解地打量着杜衡,很久之后才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指的是谁?”

  杜衡对于苏叶这样质问自己的语气感到陌生,不过他只是皱了下眉头说:“你最近是不是和几个女生经常来往?”

  苏叶听到这个,心放下一半,不过她还是咬着唇不满地问杜衡:“你是说杨琪琪她们?你怎么知道她们会带坏我?”

  杜衡见苏叶如此对自己说话,越发地不满,脸也沉下来了:“我自然是知道。”

  苏叶一听这个,差点从床上跳起来:“你调查她们?还是说你跟踪我?”

  杜衡见此,干脆承认:“我不放心你,所以让人查了查。”

  苏叶瞪着杜衡好一会儿,最后眸子里开始盈满了泪水:“你……你,你太过分了!”

  杜衡站起来,眸光深沉:“你可以认为我过分,不过我这是为了你好。”

  苏叶将眸子里的泪水硬生生的憋回去,愤愤地对杜衡控诉道:“我不要你这样对我好,我不许你调查我的朋友!”

  杜衡冷哼了声:“你真是不懂事,你以为外面的世界就这么单纯吗?如果我放任你现在这样下去,哪天你被人卖了恐怕还替人说钱呢!”

  苏叶用那只没有被插上点滴的手抓起旁边的一个抱枕,狠狠地冲杜衡砸去。/P/DIV

  请收藏本站:https://www.ad2la.com。阿达小说网手机版:https://m.ad2la.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