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_九阴九阳之宁中则与令狐冲
阿达小说网 > 九阴九阳之宁中则与令狐冲 > 第2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章

  ,有奇迹出现,可是不论他输了多少内力过去,盈盈总是一动也不动。《+乡+村+小+说+网手*机*阅#读m.xiangcunXiaoshuo.org》

  他抱着盈盈,呆呆的坐在谭边。这时已雨过天晴,淡淡朝阳,照在他和盈盈的身上,只越来越觉寂寞孤单,只觉再也不该活在世上了。“想起右边石屋内放着一柄花锄,心想:“我便永远在这里陪着盈盈吧?”左手仍是抱着盈盈,说什么也舍不得放开她片刻,右手提起花锄,走到方竹林中,掘了一个坑,欲将盈盈放入坑中,但要放开了她,却实是难分难舍,怔怔瞧着盈盈的脸,眼泪混着鲜血从他的脸上直滚下来,淡红色的水点,滴在盈盈惨白的脸上,当直是血泪斑斑。

  他抱起盈盈的尸身,走到土坑旁将她放了下去,两只大手抓起泥土,慢慢撒在她身上,但在她脸上却始终不撒泥土。他双眼一瞬不瞬,瞧着盈盈本来俏美无比、这时却木然无语的脸蛋,只要把泥土一撒下去,那便是从此不能再见到她了。耳中隐隐约约的似乎听到她的话声,约定到一生一世,要陪他一辈子。不到一天之前,她还在说着这些有时深情、有时俏皮、有时正经、有时娇嗔的话,从今而后再也听不到了。一生的誓约,从此成空了。

  令狐冲跪在坑边,良久良久,仍是不肯将泥土撒到盈盈脸上。

  突然之间,他站起身来,一声长啸,再也不看盈盈,双手齐推,将坑旁的泥土都堆在她身上脸上。

  令狐冲茫然地将一竹片运劲一剖为二,在一片竹片上写道:“爱妻任氏盈盈之墓,令狐冲立”,看着简易的墓碑,令狐冲心中空荡荡的,只觉什么“武林正义”、“天理公道”,全是一片虚妄,死着活着,也没多大分别,盈盈既死,从此做人了无意味,想到此处,心中不由一阵厌烦,一股咸腥气从心中涌上喉咙,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喷在墓碑上,红的妖艳,只觉耳中雷鸣滚滚,眼前金星闪烁,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第03章

  宁中则幽幽转醒,只觉胸口疼痛难忍,她勉力坐起身来,发现自己置身一石屋内,躺在一个石床上,再看自己胸口插着一枚匕首,幕然记起在替冲儿包扎伤口时魔教大小姐任盈盈突然用匕首直刺自己胸口,自己躲闪不及,只来得及一扭身,匕首穿透左乳下方,幸亏自己异于常人,心脏长于右胸,自己命不该绝。但是匕首入肉,闭塞了膻中穴,自己休克了过去。至于如何会置身此石屋,宁中则没有半点记忆。

  宁中则点住匕首周围止血穴道,忍痛将匕首拔出身体,走出石屋,只觉所处是一个山谷,外面阳光耀眼,花香扑鼻,竟然别有天地。

  此谷方圆数百丈,处处繁花青草,便如同一个极大花园,身后两个石屋,不远处一寒潭,尽头便是四下削壁环列,宛似身处一口大井之底,常言道“坐井观天”,便似如此。

  进入另一石屋,里面无人,只见屋中陈设简陋,但洁净异常,堂上只一床一桌一几,此外便无别物,上面落满厚厚尘埃,显是许久无人住了。

  她转身又走出石屋,在谷中探寻起来,只走了不远,就在一竹林边发现了昏睡于地上的令狐冲以及一处新墓,墓前竖着一根竹碑,上面用鲜血写着:“爱妻任氏盈盈之墓,令狐冲立”。

  将令狐冲扶躺石床上,宁中则额头出了一圈细密的汗珠,虽是练武之人,胸部的伤口伤及穴道,让她浑身有种乏力感。

  任盈盈为何会死掉,自己和冲儿为何又在此不名谷中,宁中则百思不得其解,然而令狐冲昏迷不醒,只好等他苏醒过来再问其详细经过。

  令狐冲躺在石床上,面色苍白,一动不动,气息也不甚平和,时急时缓,时粗时细。看着昏迷的徒弟,宁中则甚为着急,玉手搭上令狐冲手脉,只觉脉象雄稳,不应有事,但又记起令狐冲体内有多股内力,于是又纤指搭上徒儿玉枕穴,注入一丝内力探寻,只觉令狐冲体内内力忽生反应,将她内力反弹而出,宁中则只觉手指如遭电击,虎口一阵发麻。

  宁中则不敢怠慢,细细探寻之下方发现令狐冲左右身体各有一股内力盘踞,头部确有多股内力盘旋激荡,至玉枕穴又反弹而回,而玉枕穴确有淤结之状。宁中则身为华山派前掌门入门弟子,如今的掌门夫人,不仅武功精湛,也略知华佗之道。她收回手,皱眉思索良久,心道:“冲儿头部多股内力冲撞,显是玉枕穴淤结,不能回归丹田所致,如待淤结自行化开不知道何时,那时只怕冲儿身体大损,如尽早将淤结化开。”

  要将经脉淤结化开,需要用银针疏导,可是摸遍周身上下,只有几块碎银,一包湿透的衡山伤药,随身携带的银针包不知何时已经丢失。又摸了令狐冲怀内,也只有些碎银,不禁有些着急:“这该如何是好?”

  翻遍两个石屋,极尽简陋,什么可用之物也寻不到。便又到室外搜寻,也是无果,无奈之下便欲取竹做竹针,竹针不免带有棱角,竹子幼枝虽圆又太过柔软,终是大大不如银针。

  谷内百花烂漫,昆虫甚多,宁中则忽见三两只蜜蜂携着常常的尾刺从眼前飞过,驻于姹紫嫣红,蜜蜂通体雪白剔透,竟如秋蝉大小,不禁心道:“我和冲儿究竟身处何地,这谷中尽然有如此异种蜂儿。”

  忽然眼前一亮,是了,那蜂刺甚长,岂不是可以用来作针,当下从裙上抽出一根线,小心翼翼的捉了十数玉峰缚了,带回石屋。

  第04章

  玉蜂的刺约有两寸来长,银白剔透,竟如真的银针一般。

  将蜂针刺入令狐冲玉枕穴上之后,宁中则给他把了脉,只觉他体内真气稍作激荡,头部几股内力便顺着经脉向身体涌去,逐渐平息。宁中则又在令狐冲身体上几处淤结施了针,见令狐冲气息平稳,方放下心来。

  待给令狐冲施完针,宁中则方发现令狐冲的衣服湿透,想是昨夜淋了雨,不禁暗骂自己糊涂,令狐冲这样身穿湿衣躺着,一定会大病一场,于是便在两个石屋翻寻起来,所幸在隔室床下找到一件袍子,两件襦裙,俱是黑色,很是破旧,可能是前主人遗留之物。

  当下帮令狐冲把湿湿的袍子脱下,待脱到令狐冲长裤时,看着令狐冲强健的身躯,不禁有些害羞,却又暗啐自己一声:“宁中则啊宁中则,你害羞什么,冲儿刚进华山时方七岁,自己当时不也一直替他穿衣洗澡么...”于是除下令狐冲鞋子,替令狐冲脱下外裤。

  “啊...”当宁中则替令狐冲脱下小衣时,不禁玉手掩住了嘴。在脱小衣之前,她先自我催眠了一下,告诉自己令狐冲就如自己儿子般,母亲替儿子****当没什么,且事急从权,潜意识里令狐冲小衣下业还是那洁白纤细的小虫虫。除了这小虫虫,她只见过自己丈夫的物事,和令狐冲的小虫虫一样白,只不过长了些粗了些...

  而现下映入眼帘的,却是一条黝黑的大虫,长约五寸,软趴趴的卧于一片黑毛毛之中,丑陋无比。宁中则顿时臊红了脸,别过脸去,只觉芳线乱跳:“这...冲儿...怎地如此巨大丑陋?不似那人的细直,颜色也忒黑了些...”

  扭捏半天,宁中则忽地括了自己一下,心里笑骂一声:“宁中则你个没休没臊的...也不是没见过,他是我徒儿,如今救他要紧...”

  把令狐冲翻过身来,不敢看令狐冲紧翘的双臀和其间若隐若现的黑色大虫,重新打理了他腰间的伤口,那道剑伤,深及盈寸。想起那人的阴狠和无耻,不禁打了个寒颤,与自己同床共枕了二十年的丈夫,师兄,君子剑,仿佛一下子变得遥远和陌生,仿若这二十年的夫妻生活只是长长的梦了一场。

  宁中则呆坐半晌,方发觉令狐冲鼻息有点粗重,身体温度有点升高,以为是受凉,将令狐冲轻轻翻过身来,欲将找到的黑色袍子与他穿上。

  替令狐冲翻身的时候,宁中则手腕碰到一根硬硬的东西,下意识的触摸了一下,只觉手盈难握,滚烫无比,暗奇一看,不禁脸红似血,急忙撒手,骂道:“这腌臜泼皮,怎地...怎地...”

  只见那泼皮徒儿胯间本来软塌塌的大虫如今已傲然挺立,黝黑滚粗。顶上李子般大的椭圆黑里透着油亮,不禁没来由的娇躯颤抖了两下,双腿忽然有些乏力。再看徒儿浑身麦色的肌肤有点发红,脸上显出痛苦之色,连忙摸了摸他的额头,只觉比之前又烫了不少。

  “额...”令狐冲忽然呻吟了一声,含混的喊道:“水...水...”喉咙有点嘶哑。

  宁中则连忙把黑色袍子给令狐冲胡乱套上,拿了一破瓦罐到潭边洗净,汲了水,又从裙上撕了一块布,打湿了水,回到石屋。只见令狐冲已经蜷弓于床上,双手捂住胯间,额头一圈细密的汗珠,嘴里嗬嗬呻吟。

  宁中则把湿布搭于令狐冲额头,又扶起他喂了些水,然后想把令狐冲身子扳直躺下,却见令狐冲袍子已被他自己搂开,死死捂住胯间低低呻吟,那凶器又涨大数寸,上面青筋如蚯蚓般蜿蜒密布,甚是狰狞。

  宁中则已忘了男女之防,心中忧急:“这...这该如何是好?啊是了,蜂毒...”她猛然想起蜂毒不仅有助性之效,还带着炎火。那玉峰比寻常蜜蜂大了数倍,想是炎毒更加猛烈,虽然蜂刺解了经脉淤结,蜂毒却也随真气流转周身,最后造成了如此状况,解之不及,蜂毒入了肺腑确实大****烦。

  其实要解决这种情况其实不难,只要泻了元阳即可。但是对于宁中则来说却...

  宁中则此刻真是万分踌躇,万分艰难,活了三十数年,没有一件事情有这般让她如此心无主意,不知所措。

  在她面前,令狐冲蜷缩着躺在那儿,衣襟被轻轻拉开,露出精壮结实的胸膛,宁中则战战兢兢、面红耳赤。她的眸子忽然变得更加幽深朦胧,就像喝醉了酒,眼波迷离起来。

  终于,她把明媚的双眼一闭,慢慢撩开了令狐冲的下衣,哆哆嗦嗦、摸摸索索地把手探了进去……

  万籁俱寂,石屋中鼻息咻咻,异常诱人……

  第05章

  一触即那禁忌所在,一股热力从指尖传入,仿若被电了一下,心脏都抽搐了,双腿一颤,站立不稳,口中啊的一声叫出声来,又急忙缩回手去。

  宁中则不禁泫然欲泣:“我这辈子无愧天地,自问对得起丈夫女儿,不知道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让我受如此之羞,女儿惨死,丈夫...罢了罢了,我且...待冲儿康复了我便...死了吧...”

  她把头扭在一边,纤细的手指又抖抖嗦嗦的伸将进去,把那热乎乎硬挺挺的东西握圈住大半个,上下套弄起来。宁中则使剑,所以指甲修得很整洁,手掌微微有些茧,却不影响双手修长白嫩,晶莹剔透。

  温润的玉手握住****,白嫩的手指在狰狞的粗长上轻轻滑过。那东西上隆起的蚯蚓触碰着手上的神经,如电流一般的感觉从****传递到掌上,又顺着胳膊,麻酥酥的流入胸间。宁中则只觉得一颗心忽上忽下,猛烈的跳动仿佛要蹦出胸膛,一股窒息感让她喘不过气来。

  被温软的柔滑抚住紧要处,令狐冲绷紧的身体逐渐软了下来,平躺床上,双手却因过分用力成了爪状,在床上无意识的划动。宁中则觉得颈部绷得太紧,有些酸麻,下意思的回了一下头,却看见自己盈白的玉手正握着一根黑色粗长的杵儿上下抚动,如玉俏脸登时红的像要滴出血来,想道即使对自己丈夫也没用手做过如此羞人之事,连忙把令狐冲袍子下摆拉下,遮住那丑陋之物和自己的右手,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的揉动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煎熬了多久,令狐冲还是没有要泻的迹象,但是却安稳了许多,嘴角还仿若咧开了一丝笑容。宁中则不禁心里大恨,忽然想道:“这泼皮...不会醒了吧?”偷偷看了看令狐冲闭合的眼睛,却又不像,但是手中之物却越来越烫,越来越粗硬,上面的青筋也越来越凸起,一只手也已发酸竟然只能握住一半,猛一咬牙,罢了罢了,把左手也递送握了上去,交替套弄起来...

  又不知过了多久,手中之物猛然跳了跳。宁中则不禁转过头来,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只见床上的令狐冲猛然拱起腰背,满脸痛苦之色,咬牙切齿。宁中则大惊,连忙掀开那袍子下摆,只见那李子红黑油亮,中间一小眼已张开...

  啊~宁中则淬不及防,发出一声尖叫。一股热流从那泉眼喷出,射到了宁中则细细的剑眉上,遮住了宁中则双目,宁中则急忙闭眼,透过那白色液体,只觉床上黑影猛然坐起,一只大手牢牢握住自己胳膊,嘴里发出嗬嗬嗬嗬的叫声,宁中则又是一惊,檀口微张,咽了一口吐沫...

  有一股白浆喷出,准确射入那张鲜艳的丰唇,随着那一吞咽...

  宁中则呆了,大脑一片空白...

  又一股,又一股...白静的额头,细直的剑眉,长长的睫毛,俏挺的琼鼻,丰满的双唇,修长的脖子,胸部...一片狼藉...

  啊~~一声尖叫,宁中则抹了双眼,只觉手上滑腻异常,顿时气冲云霄,扬起掌来:“你这逆徒...拍死你...我也不活了...”

  宁中则羞愤不已,连忙用衣物将身上滑腻连忙擦掉,只觉有股湿意已浸透衣物,胸部感觉黏黏的,痒痒的不自在,脸上的浊液虽被擦干,却又有些发干,不禁恼怒异常。

  转头看到罪魁祸首令狐冲却茫然不知,瘫睡在床,只是已鼻息平稳,显是炎毒已解,胯间大虫这时软塌塌的垂下,不复狰狞。宁中则心头火起,忍不住扬起玉手,轻轻的拍了一下那作恶的黑虫虫...

  令狐冲痛呼了一声,身体不自然的扭动一下,双手护住了那根大虫。宁中则吓了一跳,半晌见他没有醒来,才放下心来。那一拍,似乎解了不少气,轻轻的将令狐冲下身胡乱擦拭了一番,猜拿起令狐冲湿衣,准备去潭边洗涤晒干。

  一站起来,却觉双腿酸软,股间小衣尽已湿腻腻的,不禁又懊恼万分,羞愧万分。

  来到潭边,看那日头已接近中午,一丝微风吹过,感觉身上凉丝丝的,才发觉自己衣物也是半干半湿。(九阴九阳之宁中则与令狐冲移动版阅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ad2la.com。阿达小说网手机版:https://m.ad2la.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