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_九阴九阳之宁中则与令狐冲
阿达小说网 > 九阴九阳之宁中则与令狐冲 > 第17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7章

  ,颇有些不舒适,便不再看屋内的情形,只把俏首靠在令狐冲肩上,小手在下边机械的给令狐冲套弄,不一会儿手腕微微酸痛,双腿又更加的发了软。《+乡+村+小+说+网手*机*阅#读m.xiangcunXiaoshuo.org》宁中则脑子里迷迷瞪瞪,眼前不断晃着屋内那女子垂首吞食的情形,只觉得掌心里粗长滚烫,能清晰的感到那大虫儿轻微地跳动和其上蚯蚓般的青筋突起。又念起了这东西在自己体内的滋味儿,心神不由一阵荡漾,一时间浑身麻痒,仿佛几十只蚂蚁同时在爬,下身的花径也传来丝丝的**痒,双腿一夹,一股儿湿湿的热流就涌了出来,打湿了亵裤。

  令狐冲此刻已经被屋里两人的**行挑逗的****焚身,不能自已。他紧紧的拥着宁中则,仿若要把她柔若无骨的娇躯揉进自己身体里。这时屋内男子已经把女子按在床头,拉臀如弓,在那幽谷处奋力的抽插起来,嘴里叫着:「英妹,你的穴儿端个****,我要操没你,操烂了你。」女子双腿给男子压到了胸前,身子几欲对折,她显得异常兴奋,独目闪烁着野性的光芒,从喉咙里挤出了呻吟,咬牙切齿的回道:「你操吧,你操吧!把我操烂了,把我的穴儿操豁了吧!」

  看到这里,令狐冲感觉到宁中则在怀中如尤物般轻轻扭动着,低头看去,只见她玉容妖媚,吐气如兰,散发着一股成熟艳丽气息,顿时下身几乎要爆裂开来,便再也忍受不住,抱着宁中则快步离开窗户口,在她脸上吻了一口,喘着粗气说:「师姐,我想和你……」说着,边走边就伸手去褪她襦裙内的裤儿。

  宁中则心里也是欲波荡漾,但对这周围的环境却感到极不适应,深怕有人路过撞见。她推拒着令狐冲,低声说道:「别,冲儿,别在这里,要回屋里才可以的!」

  令狐冲对宁中则的话恍若未闻,喘着粗气把她抱到了附近的一个旮旯处,又开始褪她的衣物。宁中则见此处是一死角,应该无人会经过,便稍微放下些心,小手抱着令狐冲的脖颈,任凭他把自己的长裤连同亵裤一起褪下到了腿弯儿处。

  令狐冲在宁中则耳边轻声道:「乖师姐,你转身过去背对着我。」

  第30章

  「嗯?」

  宁中则有些微愣,随后便明白令狐冲的意思,她先左右望望,脸上带着一丝紧张和羞怯,见周围确实无人,秀目迷离的横了一眼令狐冲,然后慢慢的转过身去,小手趴扶在墙壁上,微微翘起那曲线天成的臀儿。令狐冲看到宁中则如此妖媚的动作,整个人顿时精虫上脑起来,急吼吼将宁中则的襦裙拉至柳腰间,两双颀长的粉腻美腿顿时暴露在他的眼前,在月下闪烁着如玉的光泽。

  令狐冲用手在宁中则两片粉腻的臀瓣间摸了一把,已经是泥泞不堪,喉间不由「咕咚」一声,吞了吞口水。他把住宁中则的细腰,扭动坚臀,胯间的杵儿便在那粉嫩湿滑处倘佯起来。宁中则「嗯」了一声,轻摆蜂腰,微移玉足,把修长浑圆的长腿分得更开了些,以减轻那麻痒痒的不适感,更准备迎接那粗长顺利的进入。

  宁中则将细腰沉低,昂起嫩长的脖颈,那蜂腰却比两片玉润的臀瓣更低了许多,整个身体呈奇异的弯曲,如被折枝却又顽强弯曲生长的幼树一般。一双小手因幽谷间的不适微微用力,在墙壁上扒的更紧了些,她发现令狐冲的大虫儿在她的桃源间不断滑动游走,却始终过其门而不入,不禁回首低嗔道:「坏蛋,要弄就快点哟,要不然等会被人撞见就麻烦了,磨磨蹭蹭的。」和令狐冲突破禁忌后,宁中则越来越沉迷于令狐冲那个粗长的大虫儿深深插在体内的充实以及带来的********的快感,这种感觉是之前二十年与岳不群一起时从来没有过的,不禁愈来愈深陷其中,变得热情贪念和大胆主动起来。

  令狐冲闻言不再怠慢,俯下身子,上躯压在宁中则纤秀的粉背上,一边双手捧着宁中则身下沉甸甸的白玉乳儿,一边将胯下那大虫儿寻摸着对准湿腻粉润的桃源入口,缓缓地插了进去。

  「喔……」

  雄长的虬龙慢慢的全部没入了细嫩狭窄之处,很快将宁中则通幽曲径塞的满满当当。宁中则感到下体充实的快要撑裂开去,不禁失魂的叫了一声,一双浑圆颀长的玉腿又叉开了些。

  待虫虫全部没入宁中则玉股间的玉蛤小嘴里,被一团爽滑泥泞的嫩肉紧紧的包裹住,令狐冲顿时觉得似乎连魂儿都被那无边的温热湿润给淹没了。低头看去,那杵儿正深深插在一个皎洁的股月中,两瓣水蜜桃状的臀丘在月色的照耀下白腻得晃眼,令狐冲顿时心神皆醉。

  「啪」的一声,宁中则反转小手,轻轻拍了一下令狐冲的臀肌。「小坏蛋,看什么看啊?还不快些儿?」

  说着宁中则把皓臀往后一顶,自个撑着墙壁微微扭动起柳腰来。那粗长的杵儿随着臀丘的蠕动被玉蛤吞进吐出,没几下子就沾满了湿润的春水,看上去黑晶晶油亮亮的。

  令狐冲如梦初醒,大手握着那对让他爱不释手的宝物,一边恣意的揉搓着,一边疾疾的挺动坚臀抽送起来,脑子里飘过屋内男子和女子的行状,兴奋的不能自已。宁中则弯曲着蛇腰,小手扶着墙壁,肥臀儿高高的撅起,青丝散乱半遮面,剑眉微张眼迷离,上身松散了的衣襟里隐约见那一双白透如玉的丰硕兔儿摇荡来又悠晃去,不时被一双大手揉捏成各种形状。她低低的娇哼着,成熟肥美的硕乳丰臀随着令狐冲的冲撞不断摇曳,水漾般的颤动着。纤秀柔韧的如弓蜂腰又显得娇躯充满着青春活力的气息。

  令狐冲不由将宁中则牢牢地抵压在墙壁上,疾风暴雨般地抽送着。宁中则玲珑的玉体雌伏在令狐冲身下,被快速凶猛的撞击着,几乎喘不过气来,荡漾的快感却如涟漪般源源不绝地从粉股间传开,倘佯全身。她死死的把着身前的墙壁,令狐冲每一下猛烈的插入都似乎是要把她顶入墙壁里面去一般,恍惚间她竟有种被强烈侵犯的屈辱感觉,一股强烈的想彻底放任和屈降的想法油然而生。这种感觉让她莫名其妙地兴奋着,不禁更加卖力的扭动起纤细却柔韧无比的蛇腰,配合着令狐冲在身后连连不断的强烈抽插。

  宁中则硕圆粉腻的臀丘由于猛烈的撞击水漾般的颤动着。令狐冲连续的急速抽插,阵阵的极致快感弥漫全身,他紧紧贴压在宁中则纤韧的玉背上,双手揉捧着她胸下丰硕摇曳的香乳儿,把头附在宁中则的耳边,有些喘息的低声说道:「好师姐……师弟的棒儿大吗……师姐快活吗?」

  宁中则被令狐冲压得螓首低垂,喘息着吟道:「嗯……有些撑的慌……坏师弟……入得……入得太深了些……快活的紧……」

  令狐冲得了宁中则嘘喘的回应,魂魄摇曳,抽插的更加迅疾猛烈起来,胯部和宁中则的月臀撞击的啪啪作响。宁中则猛地扬起脖颈,玉面有些扭曲起来,她咬着一缕青丝,红唇间发着「咿咿呜呜」之声,高低曲折,婉转动人。令狐冲听得宁中则的娇吟,心神荡漾不已,不由得低声道:「师姐,可要师弟再用力些么?」

  宁中则剧烈的扭曲着蜂腰,哑声说道:「嗯……好师弟,你可以……可以再用力点……啊~太厉害了……坏蛋,慢些儿个……慢些儿个……」

  这时,屋里突然传来「啪啪」的清脆响声。令狐冲不由好奇,贴在宁中则耳边,啜了一下她玲珑晶莹的耳垂,说道:「师姐,屋内不知是何声音,咱们去看看去。」

  令狐冲一边恣意的揉捏着宁中则沉甸甸的乳球儿,征询着她的意见,一边大力抽送着虬龙,每次都全根尽没。

  「呀~不……不行的……我们这样怎么去看啊……」

  宁中则此时正兴奋得俏脸都有些扭曲,她听得此言,又惊又急的看着令狐冲:「啊……我们这个样子……你怎么会有如此疯狂的念头?」

  令狐冲轻轻拍了一下宁中则的翘臀,一边继续抽送着杵儿,一边轻轻贴在她耳边说道:「没事的,好师姐。我们慢慢行将过去,这里偏僻,又夜深了,不会有人的。」

  「臭冲儿,真的拿你半点办法也没有……」宁中则仍然有些不安,她回转小手,狠狠的掐了一下令狐冲的腰,犹豫的抬起正轻轻颤抖着的浑圆玉腿,向前踱了一小步。

  令狐冲紧贴着宁中则,胯部连在一起宛如连体人一般,两人慢慢的向前挪动着,一边吃力的向前走,一边感受着杵儿在花径里因踱步带来的蠕动快感,真是刺激万分。

  好不容易拐过了墙角,宁中则弯着细腰,气喘吁吁的扶着墙停了下来,回首哀求道:「不要走了吧,冲儿……你的太大了,走一步都撑的紧……我的腿无力了……绵软的慌……」

  令狐冲明显的感到宁中则的花径内的嫩肉开始抽搐起来,裹着自己的大虫儿不断蠕动,顿时极致的快感从肉柱上涌上全身,不禁魂销不已,却强忍着道:「好师姐,咱们去看看嘛……来,我托着你……」说着双手从宁中则腿弯间穿过,托起了她,同时身体微微后倾,把宁中则搂坐在自己腰间。

  「他们在里面会看到我们的…哦哟,太深了哟……」

  宁中则还未说完,忽然双脚悬空,已坐在了令狐冲的胯上,那虬龙攸得全根没入,仿佛都顶到了嗓间,只张大了檀口,再发不出半点声音。

  「师姐,现在是晚上,他们在里面看不见我们的。晚上是里面看不到外面,除非凑在洞洞上他们才会看到我们。」令狐冲一边蹒跚而行,一边啜着宁中则晶莹剔透的耳垂,含糊不清的轻声说道。

  令狐冲踱着步子,那大虫儿随着走动的摇摆在宁中则的花溪间不停的进出。宁中则已如一团棉花样瘫躺在他的身上,小手的纤纤十指无力的撑在令狐冲强健的臂弯上,唯有那纤秀的娇躯仍然强韧的向后拱起,与令狐冲的身体间形成一个椭圆的空隙。令狐冲托着宁中则走走停停,终于到了窗前,轻轻放下宁中则,凶器仍然深深插在她的体内。二人向内看去,不禁都瞪大了双目。

  这时,屋里的男子如若癫狂,一边操着女子,一边嘴里骂着极为粗俗的话,还挥手在女子的身躯上疯狂的抽打,巴掌打在丰满的臀肉上,臀儿就急颤颤地晃动,上面立刻就显出隆起充血的掌印。又一巴掌打在乳球上,女子就痛苦地大叫道:「周孤桐,你个狗日的,你是个杂种!」男子抬起大手又给了她乳房两下,恶狠狠的道:「你个放荡的臭货!再骂老子把你操烂。」女子眼中却满是兴奋,急力的扭动着身体,使得紧绷着的白皙肌肉更加凸出。男子每插入一下,那些肉就跟着一阵的颤动。突然,那女子痉挛的弓起身子,一口咬住男子的肩膀,同时从嘴里迸出一声:「啊——」然后稀泥般的瘫倒在床上,那男子也一声虎吼,然后倒了下去,仿若死狗般压在女子身上一动不动。(此段抄袭)

  令狐冲看得惊奇莫名,兴奋异常,欲念充满了全身。他一把托起宁中则的皓臀,又快步奔回旮旯处。待宁中则站好后,令狐冲把黑黝黝的凶器对准她泥泞不堪的花径口用力一捅,使出十二分的力气,癫狂的抽送起来。

  「唔……」

  「啊……」

  宁中则被令狐冲压着娇躯,腰身弯的极低。在令狐冲强烈的撞击下,宁中则修长矫健的玉腿一个趔趄,站立不稳,差点把双手撑在地上,她不由得压抑着呻吟了一声。

  令狐冲一把捞住宁中则两条纤秀的皓臂,如牵着牝马的缰绳般,拼了老命般的把宁中则肥美丰腴的肥臀拉向自己胯间,狂猛的抽插起来,每次插入都用上全身力气捅到宁中则花径的最深处,他扭曲着声音嘶吼着:「师娘……我要操你……我要天天操你!」

  宁中则弓着柳腰,两条浑圆健美的玉腿极力稳着娇躯,迎合令狐冲在身后的强力抽插。她正欲仙欲死间,突然听到令狐冲叫出了许久没有听到的「师娘」二字,心中不知怎么的忽然汹涌荡漾起来,小腹起了一阵痉挛,顿时觉得飘飘然仿若做了神仙一般,不禁忘情的呻吟着:「哦……冲儿……好徒儿……操我吧……想什么时候操我都给你」

  令狐冲发现宁中则花径猛地加速蠕动起来,越来越紧缩的箍着虬龙添含吮吸着,一股股强烈的舒爽感占据了整个脑袋。他忽然升起一股暴虐的冲动,一把将宁中则玉臂上耷拉松散的衣襟拉扯到腰间。顿时宁中则玲珑玉润的上体如兰花般在幽夜里绽放,那对弹跳的玉兔儿完全暴露在这天地之中,硕大浑圆坚挺,如花叶边缘的夜露摇曳欲滴。而宁中则此时已经彻底臣服在极致的快感里,丰唇间不停的婉转呻吟着:「嗯……喔……好粗……好长……又顶到了……坏徒弟……要被你操死了哟……」

  黑黝黝的凶器闪着盈盈润润的光泽,凶猛而快速的在宁中则的鲜艳泥泞的花径中不断的抽插着,臀部碰撞产生的清脆啪啪声一波高过一波。

  令狐冲弯下熊腰,紧紧趴伏在在宁中柔若无骨则的纤秀粉背上,双手绕到前面抓住宁中则那对大白兔儿,下体依然猛烈的抽送着,布满青筋的狰狞大虫儿不停在娇嫩的幽溪里快速穿梭着。宁中则感到每次那可恶的大虫儿侵入桃源所产生的强烈快感让她仿佛要死去了般,花房的收缩不由得愈来愈频繁起来。令狐冲知道宁中则快要要到了,更是使出了十二分的力气加速抽插起来,每一次都是撅起屁股拉满肉弓全力捅到宁中则花径的最深处,再迅捷的拔出,每一次抽出都将她桃源里面的娇嫩花瓣儿给带翻出来。眨眼间,宁中则就受不了,娇躯一下下的颤抖起来,双眉紧蹙,檀口里沙哑的娇吟道:「哟……哟……好冲儿……师娘要到了,要泄出来了!……」

  说着,宁中则的花径越来越热,越来越湿,刺激得令狐冲龙头一阵陈麻痒,舒爽的感觉瞬间弥漫了整个股间。他两手紧紧的攥着宁中则的水蛇腰癫狂的抽插着,胯间虬龙如同被千万张小嘴同时蠕动吮裹般,让他迷醉在一浪浪的噬骨销魂里。宛如寄生物一般,令狐冲紧紧趴伏在宁中则的粉背上,宛如寄生在(九阴九阳之宁中则与令狐冲移动版阅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ad2la.com。阿达小说网手机版:https://m.ad2la.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