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全面好转_四合院的生活
阿达小说网 > 四合院的生活 > 第二百六十七章 全面好转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百六十七章 全面好转

  这世界有太多不如意,但你的生活还是要继续。

  李守良回来的第一时间,就被堵在中院的一大爷给叫家去了。

  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事,但对此李守良也没什么办法,跟着呗。两个人来到屋里。一大妈正在那等着呢。

  一大爷没先说话,一大妈就问道:“守良,怎么回事啊?不是董杉来了吗?本来以为你俩得过来吃呢。结果我和你师父等了老长时间也没等来你俩。

  没等你师父去后院看看去呢,后院你二大妈就过来了。告诉我们说,董杉在你屋里哭了?还哭的挺厉害。孩子,吵架了?下午董杉从我这回你屋的时候,不是还挺高兴的吗?”

  一大爷没说话,给李守良倒了杯水,默默的看着李守良。

  这话怎么说呢?李守良挠挠头。难道说没吵起来,就是自己发了顿狠,就完事了?难道还跟二老说自己觉得受委屈了。觉得董杉做的不够好?这不是让二老担心吗。

  还有就是李守良也怕这件事真说的很彻底,师父师娘再对董杉有了不好的印象,这眼瞅着翻过年去,李守良就够了年龄了还结婚了。闹着一出让老人担心,让院里看笑话,不好。

  最后李守良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支支吾吾的。正当李守良以为自己会挨熊的时候。

  一大妈反倒没说什么重话。而是对他说道:“守良,是不是董杉哪里做的不对了惹你生气了?”

  嘿,奇了。一大妈怎么感觉出来的?李守良抬起头来看着一大妈道:“师娘,你怎么知道的?这还能猜得出来?”

  一大妈笑道:“我啊,一猜就是。守良,这种事哪能瞒得过我呢。平常你就笑眯眯的,爷们对你使坏,你倒是会收拾回去。这女人对你有不地道的地方,你是能避就避,从不主动招惹使坏。

  你和董杉谈了这么长时间,就凭你的性子,没什么事你可不会发火。生的什么气?跟师娘说说?”

  李守良露出了些不好意思。不过还是没说。

  而是说道:“师娘,我还以为你会说我一顿呢。我看着这都是劝和不劝分的。可您竟说我的好话了。”

  一大妈笑道:“这话师娘告诉你。你们俩要是结了婚,有了孩子,师娘高低得压着你先去给董杉道个歉。这事儿过去了也就过去了。不值当的让院里人看了笑话。两口子哪有不打仗的。

  可现在你们连结婚证都没领呢,不过是还谈着对象呢。不知道这姑娘惹了什么事,让你这么好的脾气都能发火。那就不行了。难道她再近还能越过你去。”

  一大爷笑道:“你小子不会还以为我会熊你吧?刚才跟着我进来低着头,丧着个脸的。哈哈。咱们爷俩是一家人,不说董杉进门了。现在还没进门呢。

  你怎么会觉得她能好到让我和你师娘,我们俩帮着她说话的份啊。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和你师娘还不清楚?”

  李守良有些惭愧,他刚才还给自己心里加了一段戏:就是一大爷一大妈真要对他说别惹董杉生气,尽快道歉的话,他就把事实说了,然后吵嚷一番。结果没想到老两口是向着他的,连他不想说什么事也没问,就是向着他。这让他很感动。

  李守良道:“刚才我真以为师父师娘,得劝我一番嘞。”

  一大爷笑道:“傻孩子,咱们爷仨过日子的时候,董杉这个姑娘在哪呢。你是我徒弟,我是你师父,什么关系能越得过咱们俩去。”

  李守良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一大爷也没再说别的。就让李守良走了。

  夜晚,一大爷和一大妈躺在床上聊天。

  一大妈问道:“老易,你说守良今天发这么大的火是为了什么。孩子支支吾吾的到最后也没说。”

  一大爷说道:“还能有什么事?准是董杉或者他们家的事儿。是什么咱们猜不到。但是绝对让守良感觉到不高兴了。大概守良觉得自己吃气了吧。”

  一大妈道:“那你看这事儿闹得。让后院二大爷听见了,这话啊明天准传遍了整个四合院。”

  一大爷笑道:“传呗。有没什么大不了的。”

  一大妈翻身拍了一大爷一巴掌道:“嗨,这传出去,守良的名声就好听的了?这不是让咱孩子脸上难看吗。再者,要是真传到董杉那一家耳朵里,咱们守良能落好?”

  一大爷笑道:“我啊,还就不怕这事能传开。守良什么都好,就是对着姑娘太好了。好的可没这么个弄法的。让人看了羡慕,这次吵架正好,让人听了,就不那么嫉妒了。也不会有人主动找事。

  我也说一个再者,我总觉得这姑娘黑了点,单位倒是不错。不过咱们家也不差拿点钱。真要分了也好。守良还这么年轻,找个更好的。单位长相都好的,绰绰有余。”

  一大妈推了一大爷一把道:“可不兴这样说,这话传到外面,害了咱们守良不说,人家姑娘那边也不好。”

  一大爷闭着眼翻了个白眼道:“我还能不知道,这不是说给你听的吗。出了这个屋门我还能到处喊去?”

  一大妈自顾的点点头道:“也是,确实是这样。”说完也不睡在那念叨。

  一大爷却困了,说道:“赶紧睡吧,明天还得上班呢,你睡不起,我自己做饭啊?”

  一大妈说道:“我哪天起晚过,你自己又不是不会做,做一顿也亏不着你。睡,睡。”

  。

  。

  一大早,李守良和何雨水二人骑着自行车来到了轧钢厂。二人进入,就看到大门口公告栏那围着一群人。

  李守良好奇的问了句:“这是咋回事?一大早的聚在这,这又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儿发生了,我这周可没请假啊。”

  何雨水听了反倒没有这么高兴。蹙着眉,一副不大高兴的样子。

  李守良正好从人多的那个方向转过脸来,看到何雨水这副模样。

  这是知道什么事啊,李守良心里想到。

  随即问道:“怎么了这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难道这公告栏上写的是关于你的事?你犯错误了,这么不高兴?”

  两人一边推着车子,一边往停车区去。

  何雨水纠结了一会儿,还是说了出来道:“不是我的事儿。”

  李守良有点纳闷,那是谁的事啊?让你这么不高兴?也是李守良这两天有烦心事。根本没往别地方想。

  何雨水停下看着李守良道:“那你好好想想,这人还跟你有关呢,她还想着拿你当进身之姿呢。”

  李守良顿时惊觉道:“谁,于海棠?她?是转正了吗?”

  何雨水很沉重的点了点头道:“就是她。最近咱们厂里没什么别的大事儿。她的算一件。”

  李守良这才反应过来道:“看来是她准备的这个栏目已经全面通过了。不然领导怎么会给她转正的。真是有点东西啊。”

  何雨水道:“谁还说不是呢,这事儿,我们财务都传开了。上个星期,领导开了几次会议。就是为了把这事儿给定下来。为此杨厂长和李副厂长还掰了回腕子。”

  李守良顿时感兴趣了:“怎么说?”

  何雨水疑问道:“你不知道?这么大的事儿,没传到你们车间去?”

  李守良其实是不确定传没传过来的,因为只要不是‘人群聚集’的大事儿,再加上他工作的时候,投入的厉害。自然也就没人告诉他。只有引起很轰动的时候,李守良知道了,才会问查安平。

  李守良摇了摇头道:“我不是很确定,反正我是没听说。”

  何雨水点点头道:“你半年一个台阶,半年一个台阶的往上升,不是没有道理的。是这么回事,这个新栏目上了会议以后,厂长说好,要极力推进这个项目。

  而李副厂长却一反常态的,说要稳,要考虑到zz环境,以及稳定有序的工厂状况。所以进行了反对。随后,就是几次几次的双方打平票。林副厂长也帮着李副厂长。

  杨厂长为此很是着急,这事儿要是做好了,很是能出彩的一件事。大家都在说在谁任上办成,都会在冶金系统里引起轰动。李副厂长明显不想让杨厂长把这事儿给办成啊。”

  李守良听得津津有味,连忙说道:“那最后是杨厂长赢了?怎么赢的?”

  何雨水一瘫手道:“这就不知道了,谁知道杨厂长使了什么手段,或者说做了什么妥协。反正李副厂长后来就是同意了这事儿。然后就都同意了。”

  最后这一触动到双方利益的地方讲的很仓促,李守良不是很喜欢。

  不过何雨水能给他讲讲,也不错了。李守良仿佛突然发现了盲点一样道:“你不过是刚来财务上,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多?你们财务上这么管不住嘴?跟你一新来的唠这种领导级的内幕。

  不怕是有人坑你啊。这么透风吗?”

  何雨水笑道:“还好,反正来了这么长的时间,就是先理解明白了一件事儿,这坐办公室的没有秘密。

  都太能聊了,而且什么大事都敢谈论。真是不怕死的多。他们一点也不担心会被领导听见,真听见了就是装傻一会儿。

  但凡有一点这厂子里的风吹草动,做办公室的一定是了解的最早的,最透彻的。”

  李守良笑道:“那于海棠这个事呢。”

  何雨水回道:“于海棠这事儿,领导什么时候通过的,通过后什么时候定下来的,这坐办公室的,比谁知道的都早。见识了吧?”

  李守良点点头,真是见识了,他没经试过这些。

  随后李守良道:“那你这么不高兴,就是因为她转正了?你俩以前的关系不是挺好的吗。”李守良带了点调侃的意味。

  何雨水皱着眉头点了点头道:“以前是挺好的,可是自从上次我哥把我办进厂之后,没把她办进来,她就不怎么找我玩了。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她在暑假里认识了杨为民,谈对象去了。”

  “这时候提杨为民干嘛?有什么关系吗?等等。你的意思是于海棠进厂是杨为民帮着办进来的?”李守良很快的反映道。这就说得通啊,杨为民有学历,专业对口。进厂当技术员不需要这么费劲。

  那杨工的面子走进来一个人很轻松的。

  李守良甚至有些阴暗的猜测道:于海棠和杨为民在一起是因为杨工给她办进了厂。不过这话不能说。

  何雨水说道:“自从实习进厂那天我看到于海棠和一个男的站在一块,后来在办公室里就知道了于海棠和杨为民的事儿。

  再后来,于海棠和我不是被谁传是‘厂花’吗,从那开始她就有意无意的和我较劲呢。”

  李守良知道,这才是何雨水不高兴的原因。

  于海棠刚进厂有了这么一个好的想法,因此而转正。本来是件好事儿。但是因为两人的关系变得不那么好了,再加上于海棠跟和雨水较劲,所以。

  。可以说这一回合确实是何雨水输了。

  毕竟于海棠现在确实出了成绩。而财务确实比广播站好些。但是好的不多。何雨水还是实习,人家转正,这就超过了。

  对此李守良实在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财务这边她真不知道怎么帮。要是何雨水选的是广播站,李守良倒是真有一些很好的想法,甚至一些现在还没有编出来的‘红歌’给何雨水,拿去当‘进身之姿’。

  对此,李守良说道:“这种情况也实在没什么办法,财务那边一大爷、柱子哥、我都帮不上你什么忙。

  我们不知道里面的事儿。一开始也是本着待遇好一点让你去的。这种时候只能靠你自己了。”

  何雨水显然也想过这件事了,点点头道:“放心吧,财务这边转正没有别的地方这么困难。我不是顶了人进来的,是正好有人要退休。所以我转正也很快的。

  笑到最后才算赢,我本来就对数字很敏感,她在文艺方面比我好一些。现在在财务上我过得很舒心。转正之后,看谁先升下一级呗。”

  两人说完,各自往工作的方向走去。

  何雨水还有没告诉李守良的是:于海棠不只是有意无意的跟她竞争这点事。自从于海棠这个项目有了进展之后,于海棠打着自己好姐妹的名号已经来了财务上找她好几次了。

  明着暗着的打着找她的名义,来炫耀自己。这事儿闹得。

  其实这也是李守良帮傻柱找到对象后的偏差了:傻柱找到了自己的对象,自然没有被秦淮茹‘套住’,何雨水也没有被傻柱忽视,而且还性格活泼,找到了于海棠等几个朋友。再加上于海棠于莉这层关系。这也就造成了,于海棠因为傻柱帮何雨水办进厂,而不帮她出现了一些不满。

  。

  。

  又过了几天,大家终于知道了公告栏公示的:于海棠同志,因为思维独特,想法高卓,为轧钢厂带来了新的‘栏目’,特批于海棠同志提前结束实习转正。是为了什么了。

  因为广播站开始了第一次的广播。

  “喂喂,喂喂。接下来广播站为大家带来的是由于海棠同志提出的,广播站孙主任为其改正晚上的栏目——寻找工人同志中的能人。第一篇《1车间的老实人》。文章编者-广播站孙主任、于海棠。文章内容是。

  。”

  时间不长,但也有十几分钟。加上广播的那个姐姐声音洪亮,清晰。故事也很有些趣味性以及‘引人入胜’的意思。

  别的不说,1车间的工人们,在李守良看来很有些意犹未尽的意思。

  广播站一经响起广播结束的话,顿时在厂里引起了广泛的热议。

  “哎,这偏广播真不错啊,这就是那‘厂花于海棠’想出来的新栏目啊。听说了好长时间了,也知道她在咱们车间询问过不少的人,呆了几天。

  但是没想到她这文章写的还真挺有意思的。就是不知道李老实怎么想?哈哈。”

  “你那想说的是李老实不知道怎么想吗?你想说的是李老实他老婆怎么想吧。刚才拿文章里都说了,李老实怕老婆,哈哈,这下子李老实在咱们全厂都出名了。”

  “是啊,是啊,李老实在哪呢?看看他什么表情现在。这于海棠来那几天,我就听见有人跟她聊李老实的事了,没想到真写他。”

  “走,走,一起过去。”不少人说着笑着,往李老实的方向走去。好像生怕自己走的慢了,就赶不上人群最中间一样。李守良旁边一直呆着的查安平也是呆不住,想要过去凑热闹。

  不过李守良么有发话,查安平也不好意思直接过去,在旁边有些‘站立不安’。

  李守良手里的活没停说道:“想去就过去。别在这蛄蛹,看我操作也看不进去,自己练也练不好。”

  查平安仿佛得了‘圣旨’样,赶紧跑着过去了。

  旁边有不去凑热闹的,看着笑道:“守良,这于海棠刚开始不是采访的你吗?虽然后来又去问的别人,但是怎么没写你?先写的李老实?

  要说咱们1车间的能人,你比他李老实可厉害多了。”

  “就是,就是。”旁边有人附和道。

  李守良笑道:“可能是因为我还小,还没结婚吧。李老实怕老婆这事儿,写出来多好玩啊。这种‘花边新闻’,谁不爱听。逗大家一乐多好。”

  众人也很快的理解了李守良口中的意思,笑道:“是,是。确实是,咱们就爱听这好玩的。不然文绉绉的东西,都听不懂,也听不进去不是。”

  众人都是很同意的点点头,李守良也是同意,这本来就是面对轧钢厂内部的一个栏目,是亲民栏目。

  厂里只认得几个字的大老粗能占到百分之九十。认字的多数是在办公室。可做办公室的也不愿意听枯燥乏味的文绉绉的东西啊。这玩意儿多好啊。带点趣味,带点八卦,还带点后世所说的‘正能量’。这步棋广播站是走对了,这样写的文章合适。

  谁不爱啊?都爱。——总结——很成功。

  9月29号,星期天,花信社报道:国家国民经济在克服连续三年困难后,已开始全面好转,艰难困苦的时期已经结束。

  ————

  求收藏、推荐票、月票、打赏。

  请收藏本站:https://www.ad2la.com。阿达小说网手机版:https://m.ad2la.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